Ann

小明傻事1

小明被打了,开天辟地的难得,而且是大姐钦点,关到小祠堂,谁也不许管!

原因是小明小学终于考试得了班级第一,说是校长要亲自给颁奖。大姐高兴坏了,各种奖励。

颁奖那天特意给明台换了小礼服,又吩咐胖楼和诚诚请了假,穿着隆重,一家人去看颁奖礼。

胖楼腹诽,诚诚都不知道得了多少个第一,也不曾有这种待遇啊。大姐瞄了他一眼:“阿诚一直优秀,都不用我奖励,明台还小,难得得奖,当然得多鼓励鼓励呀。”胖楼狗腿:“大姐你这么美,说什么都对。”

到了会场,一看也没几个家长,到是明家齐整地坐在前排,特别瞩目。

大姐嘱咐明台,你是第一个上台的,一定要有礼貌啊,要问校长好,知不知道呀。小明格外高兴,一叠声的知道的呀。

校长在台上表示完祝贺后,宣读名字,明台第一个上了台,小小的一个人儿,精精神神的,然后他走到校长面前当着全校师生的面,给校长磕了三个头,,,端端正正,掷地有声!!

。。。

。。。

会场静止了三秒后,哄地大笑了起来。胖楼和诚诚憋笑憋地满脸通红,大姐脸色难看,当下扶了额,头疼。

回了家,大姐开骂,明楼!你怎么教育人的!连个弟弟都教不好,你别一天天的就顾着你大少爷的派头,你好好管过明台没!你看看,好好的一个孩子,都跟着你学了什么呀?!你,晚上不许吃饭!去小祠堂待着去!!

胖楼好委屈,明台也不是我教育的呀…,再说,我家诚诚就没干过这种事!

季白送的自行车丢了!!

叨叨庄回到中国以后,季白带他在自家小区溜达,傍晚叨叨庄看见一群大爷围着两人不晓得在做什么,好奇就去看了看,于是一发不可收拾的迷上了象棋。

只要没工作的傍晚,叨叨庄都会去杀两盘。季白说,真是越来越接地气,就差靳东的老头衫了。

一天,季白看人又没回家,就往往常常去的摊子走去,季白在叨叨庄身后站了会儿:“庄大爷,你车(che)没了”。

叨叨庄头都没回就怼:“没文化,真可怕,那叫车(ju)!”

季白:“哦。。庄大爷,那你的自行车(ju)没了”

庄恕愣了愣,忽然站起身:你大爷的!

然然日常4

有人给然然发短信:你好,你男朋友被车撞了,现在在医院,快准备手术款,打款到712213xxxxx。

李然然想了想问:严重吗?

对方回:挺严重的,速打款,马上要手术!

然然又问:是送到第一医院了吗?

对方又回:是啊,太严重了,只能送到第一医院。

李然然冷笑了下,做骗子也不看看人,敢骗警察,还敢把人往第一医院送,也不看看是谁的地盘儿,别说没手术费了,那张脸就能当卡刷。

傲娇然然又和骗子发了好几轮短信,果断交到网警手里,一举捣毁诈骗组织,缴获数万元,哼,敢诅咒我家老凌车祸,你才车祸!

李然然日常3

然然去平平家,看人平平摆了个3d针钉手膜玩具,和平平磨了半天嘴皮子要了回来,爱不释手。

回到家看老凌难得在看电影,他凑了上去,那人顺手揽在怀里让他一起看。

“老凌,你看我带了什么回来,特好玩儿”

老凌瞥了他一眼“你又找赵启平玩儿了?”

“对啊,对啊,他那儿有好多好玩儿的”

“跟你说了多少次,去找他玩儿也行,别拿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回来,你还小!”说完揉揉那人毛头。

然然委屈,以前说我可爱就罢了,怎么现在又说我小,平平也没做什么呀!然然不干了!哼!

“老凌,我就拿了个玩具,你想哪去了?!”老凌没说话,继续看着他。 然然一把拿出顺来的针钉手膜玩具给老凌看,老凌顿时觉得自己头顶黑线,看来我没说错,你是真小啊!

“老凌你猜猜,这是啥?”李然然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就知道你猜不到!

老凌智商收到了侮辱,又看小孩一脸期待,咽了咽到口的话,配合的问“这是啥呀?”

“是这样的,我演示给你看!”接下来的二十分钟然然把老凌的手摆成各种姿势扣在手膜上玩儿,还伴随各种禾禾禾禾的笑声。

老凌觉得自己一定是把地主家的傻儿子娶了回来。

玩儿兴大发的李然然全然不顾老凌的感受,眼珠子一转,调皮捣蛋的小恶魔👿一下子占据了大脑,恶向胆边生,他猛的把针钉手膜一把扣在了老凌脸上,手膜马上显示出了脸的形状,然后就听李然然一串禾禾禾禾的笑到直不起腰“凌…老凌…你,你脸也太大了,禾禾禾禾,居然,手膜居然放…放不下…禾禾禾禾”

…………………

老凌黑了脸,

后果很严重,

后来李然然在床上玩儿了两天针钉手膜,

再后来,李然然再也不玩儿,手膜了!




李然然,你可长点心吧

大鳄眼里的平平

图片来自网络,作者未知,不妥请联系

小明:我到底做错了啥?

诚诚刚和胖楼在一起的时候,瞒着所有人。家中小明和大姐自然更不知道。

小明比诚诚小几岁,到了招猫逗狗的年纪,人长的帅,招女孩纸喜欢,天天给自己伪装成绅士的样子,不学习,光约会女孩吃饭看电影,因此也惹了不少风波,大姐作为救火队长,自然处处为他担心,还成天给他抹事。

大姐生意出了点问题,要去香港,于是特意嘱咐诚诚和胖楼照管小明,又知道胖楼指不上,特意让诚诚管着。诚诚得了大姐令,自然不敢大意。

第一天晚上,诚诚在胖楼卧室里亲密,忽听楼上“噗通”一声闷响,诚诚扔下胖楼极速跑上楼,一把推开卧室门,看到睡觉不老实的小明已经摔在了地上,就听着小明哭唧唧说胳膊疼,诚诚赶紧抱起来看,寸劲在那呢,好像骨折了。赶紧往苏医生那送,打了石膏,折腾了半夜才安顿下来,给诚诚累够呛。

接下来几天,小少爷开始是胳膊疼不方便要诚诚陪,后来几天是胃口不好,要诚诚给做各种吃的。胖楼黑了脸,但看小明受苦又不好说什么。

半个月后小明终于回家了,学校开学的当天给送学校后,胖楼一把搂了诚诚,终于能安心待会儿, 刚没亲上呢,学校来了电话,说小明上树掉下来了,没好全的胳膊又裂开了,诚诚一听赶紧往学校去,调皮的小明一身灰的送去了医院,又躺了半个月,胖楼看着越来越胖的小明,黑了脸,瞥了一眼转身回了家。

胖楼最近火气大,脸上罕见的冒了痘。看谁都不顺眼,尤其是小明,终于在小明回家后的一天,看他七躺八歪的在沙发上指使诚诚削水果,火从中烧。

你干什么呢?像什么样子,好好坐着!

你干什么啊,干嘛吼他,看给明台吓的,他现在是病人!诚诚旁边替小明说了话,胖楼看一脸嘚瑟样的小明更委屈了,默默怼了怼手指,回了书房,没吃晚饭。

晚一点的时候,诚诚收拾好所有东西,把小明安顿睡了,端了给胖楼煮的面去了卧室,轻声软语的摸着胖楼的肚子,吃饭啦,给你卧了个鸡蛋,还有香油呐,不吃饭都瘦啦。

胖楼还是一脸委屈样,要抱抱要亲亲。

幼稚!亲亲就好啦!

再后来,胖楼把小明揍了一顿,理由莫名其妙,趁诚诚不在的时候。

再也不和大哥单独待在家里了!大姐你到底啥时候回来?小明哭唧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