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

小仙女们,考试进复试啦~下周一面试,所以暂时不更新,等着我呦!

谭总也有怂的时候8

赵:有一只瓶子叫罐子,有一只罐子叫缸,有一只缸叫酸菜,有一只酸菜叫啥?

谭:……

谭:⊙∀⊙?

谭:一个酸菜要啥名字?

……

谭:…可能…也许…叫…,老坛?老谭?

赵:错!叫咕噜噜撸!

(酸菜发出气泡的声音)

谭:……

谭:为啥?

谭:好吧…,那咕噜噜噜叫啥?




可能叫噜噜噜噜噜吧!



……
弱弱的问一句
噜噜噜噜噜,难道不是( ̄(●●) ̄)么?

谭总你还不如怂点呢…

赵:如果我破产了,你怎么办?
谭:…呃…就你那点资产…可能还谈不到“破产”吧…

…吧…………

赵:如果我和你妈同时掉水里了,你怎么办?
谭:…这…(认真思考中………………)
谭:先救妈妈吧,毕竟你会游泳!

会游泳…游泳…泳…………

怎么会有那么好看的人!

来自他工作室的图片!

谭总也有怂的时候7

谭:如果我破产了,你怎么办?
谭:如果我和你妈同时掉水里了,你怎么办?

赵:破产了…我养…嗯…我可能养不起你~你吃的太多!
赵:你要是掉水里,我妈获救的可能性更大,毕竟你喝的多!

谭:………
谭: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你咋不按套路出牌呢?!
谭总委屈😞😞

这世上只有一个他

李然然曾经幻想自己的另一半是活泼单纯的,或者傻白甜一类的女主,后来大一点的时候又想,女孩还是温柔点,贤惠顾家,懂事点好。最好娇小点,像一团小猫,呵护着,偶尔吵闹也能哄哄就好,回家有热饭热菜热笑脸,只羡鸳鸯不羡仙,做不到举案齐眉,也是能做到情深水长。

可真到了全如他想的一样,又忽然打了退堂鼓,总觉得差点意思。李然然工作起来忘了人,忙完了回来,人没了。他想可能是太粘人不独立吧。下回遇到独立的,性格又强势不饶人。性格得宜知进退的,才晓得大约并不爱吧,真的爱哪里晓得顾忌那样多呢。

男人并不靠第六感判断人,他们理性,但实际上他们有敏锐的感官。许多万年前的锻炼让他们从一群猎物中轻易判断哪个是容易捕获的。他们依存于这种理性,以至于他们忘记了这种本领。所以大部分自诩理性的男人相信一见钟情,可是一见钟情到底是不是理性呢?李然然不知道,也答不上来。

李警官见到凌院长是在谭总办的宴会上,低调奢华,灯光温度气氛得宜。谭总一身蓝色西装,就连方巾都是精致的深蓝花纹,站在大厅中央,仿佛聚光灯都打在头顶,散发出独特的光芒。李然然站在这端却偏偏一眼看到了人来人往大厅另外一端刚刚推门而入的那人。周围的喧嚣一下子静了下来,院长也定定的望着这人。彼此入了心底。走过千里万里茫茫人海见到你的命定。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不期而遇的人,于千万年之中在时间的无涯荒野里捡拾曾经的记忆,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 刚巧赶上了熟悉的过往与爱的默然邂逅,没有别的话可说,唯有轻轻地问一声:“哦,原来你也在这里? ”

凌院长:我也曾爱过人,爱着爱着就失了真,觉得只剩下责任。感情经历过的波折,最后上升到对自己的怀疑,没有一个可以匹配的势均力敌的爱人,也无处宣泄多余的感情,直至失望。在人来人往里一眼看到他,就像忽然出现的光,但他不是救赎,而是月老埋藏好的线,一点一点闪烁勾连。他是埋在我心里的另一个自己。

李然然:原来真的有人可以做到粘人但体贴,独立且克制,温柔并贤惠,不说一句话就懂得你所有眼神。因为他,才知道为什么别人不行。



其实只能是他。

谭总也有怂的时候7

严重ooc,更谭总一点关系也没,他只是了背锅侠。


诚诚比小明大不了多少,却为人沉稳干练,调皮捣蛋的小明常说谁养的孩子像谁。

小明是忘了,诚诚幼时初到明家也从未吵闹过,安安静静的,睁着圆圆的眼睛,黑漆漆的眼球里藏着他沉默的世界,他从进入明家就不曾哭过。他听人讲过,天堂是恩赐,流着泪的人不得进入。

诚诚渐渐长大些,性格也开朗了起来,他不挑食,也不敢,食物也是恩赐,从骨子里透着敬畏。诚诚不显露喜好,小小一个孩子怎么能没有好恶呢?大姐摇摇头,又轻声问他,这个你喜欢吗?诚诚点点头,大姐给的我都喜欢。 胖楼一直很挑剔,就算家有不济的那几年里,他也不曾放下他精致大少爷的模样。胖楼还不是很胖的时候,对吃食更偏向于精致小菜,尤其爱吃鱼。诚诚看在眼里留在心里。

一日,大姐带诚诚和小明逛街,路过一家店面时诚诚停住了脚,他拉拉大姐的手,指着一缸鱼,大姐,我想要这个。大姐吃惊,难得诚诚有个喜欢的,赶紧买了下来。诚诚一路抱着鱼缸,宝贝得跟什么似的。诚诚一向疼小明,也都让着他,闯祸都是他担着。小明想看看游来游去的小鱼,诚诚都是护着的,生怕小明上手。

回了家,诚诚把鱼缸跟财神爷似的供了起来,一日三餐,顿顿不落,换水换气换水草,亲力亲为精细着呢,有时候一盯着就是一天,恨不能晚上也抱着。大姐看他念念叨叨的,听了几次,大约说的是,快快长大,快快长大,像念咒语。小明只能远远的看着,诚诚说了,不可以碰噢!态度坚决,而且说了好多次。

小明心里越发好奇,某天趁着诚诚不在家,伸手去摸小鱼,滑不留手,好好玩,玩儿兴大发,搅混了水,弄残了鱼还不知觉。

诚诚回来一看,眼泪断了线,哇的哭了起来,越哭越大声,小明一看惹了祸,也跟着哭,吵了大哥大姐来,诚诚哭的抽抽搭搭,话都说不上来,头次见孩子哭成这样,胖楼赶紧搂了人给顺气,那边大姐也抱着小明安慰哄着。大哥边拍着诚诚的背边问原因。

“那是,那是,我养给大哥的鱼,等长大了,给,给大哥吃的!”



我的傻诚诚,就算金鱼不能吃,可我知道那是你对我全部的心意。


明台后来被打了一顿。
再后来,小明敢拿这件事取笑诚诚,又被打了一顿。
小明委屈…

谭总也有怂的时候6

严重ooc,打着谭霸霸的旗号,各种写别人!小段子,勿怪!




小明不服气,严重不服气,凭啥啥,你老大天老二,都得听你的不成!实在不行,就祭出咱家法宝----大姐,看谁还敢作乱!

小明打定主意,在早饭桌上下手!小明边吃边看,看一眼大姐,再瞄一眼胖楼,然后把眼神停留在诚诚身上,这边诚诚正吃的香,就听小明拐着调的开口:大姐,我前两天和同学聚会,认识一个姐姐~

“啊?什么姐姐呀?”

“大姐~那个姐姐长的好看,人也温柔,我想让他做二嫂,好不啦~”

胖楼一脸不可置信,你小子这是要翻天?就见小明边得意的瞅他边狗腿的抱着大姐的胳膊,大姐一听这话来了兴趣。“大姐~那姐姐就是吧…比我诚诚哥大点,”

只听大姐悠悠开口:没事儿,只要比我小就行。

胖楼:大姐!我也比你小!!

至始至终忙于吃东西的诚哥无动于衷,哎呀,今天的粥真好吃啊!放下碗微微转头看了大哥一眼,噢,让我说话啊?啥?管管明台?那好办啊!

“明台~,我等下要去见于曼丽,她还不认识陈小姐呢……”

什,什么,什么意思,诚诚哥~诚诚哥~你等等!我错了!!




谭:小赵啊~你别看我头大,那都是我家基因好,别人想长这么大还没有呢!俗话说的好,头大脑仁就大,聪明!你看我家,祖祖辈辈多聪明,不用说话,光用眼神就能交流!

赵:你说的俗话到底是谁的俗话?

谭总也有怂的时候5

凌院长心思沉,压力大,免不了失眠多梦。

失眠多梦?生个娃吧,保证你一躺下就能睡着!

凌院长出来入去成天和病毒打交道,身为医生的佼佼者,洁癖当仁不让。

洁癖?生个娃吧,满地饼干渣没时间打扫都不觉得脏。

凌院长教科书式的缝伤口,线头长短丝毫不差,凌院长办公室整理的像排了队的的豆腐被。

强迫症?生个娃吧,到处是玩具都不觉得乱。

凌院长不发火则已,一发火威力无穷。

脾气不好?生个娃吧,大半夜把你吵醒都不带上火的。总之,生娃,专治各种不服!

凌:我有然然这一个娃就够了!拥着然然一秒入睡,找回了童年抱大熊的趣味。我可爱的然然,吃东西当然也掉渣,可是投喂他的满足感秒杀不舒服,还可以替他收拾整齐家,我然然的迷弟脸也很让人欣慰啊。脾气来了,然然软萌撒娇打滚,心情顿时阳光。唉?然然好久没和我卖萌撒娇了,今晚可以适时的沉下脸了。

李:老凌,你又说我可爱!!李然然生气了!

凌:没,没!我没说!我真没说!!

赵:师哥,这就是个笑话,你不用这么当真的解释。

谭:平平,难道…你是有,…要个娃的打算?

赵:…关你什么事…

老谭你可长点心吧!人就是聊聊天,你又瞎想啥?你看老凌在暗搓搓的合计啥?

阿诚哥刚被捡回来的时候,眼神里有着小害怕,好想保护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