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

谭总也有怂的时候7

严重ooc,更谭总一点关系也没,他只是了背锅侠。


诚诚比小明大不了多少,却为人沉稳干练,调皮捣蛋的小明常说谁养的孩子像谁。

小明是忘了,诚诚幼时初到明家也从未吵闹过,安安静静的,睁着圆圆的眼睛,黑漆漆的眼球里藏着他沉默的世界,他从进入明家就不曾哭过。他听人讲过,天堂是恩赐,流着泪的人不得进入。

诚诚渐渐长大些,性格也开朗了起来,他不挑食,也不敢,食物也是恩赐,从骨子里透着敬畏。诚诚不显露喜好,小小一个孩子怎么能没有好恶呢?大姐摇摇头,又轻声问他,这个你喜欢吗?诚诚点点头,大姐给的我都喜欢。 胖楼一直很挑剔,就算家有不济的那几年里,他也不曾放下他精致大少爷的模样。胖楼还不是很胖的时候,对吃食更偏向于精致小菜,尤其爱吃鱼。诚诚看在眼里留在心里。

一日,大姐带诚诚和小明逛街,路过一家店面时诚诚停住了脚,他拉拉大姐的手,指着一缸鱼,大姐,我想要这个。大姐吃惊,难得诚诚有个喜欢的,赶紧买了下来。诚诚一路抱着鱼缸,宝贝得跟什么似的。诚诚一向疼小明,也都让着他,闯祸都是他担着。小明想看看游来游去的小鱼,诚诚都是护着的,生怕小明上手。

回了家,诚诚把鱼缸跟财神爷似的供了起来,一日三餐,顿顿不落,换水换气换水草,亲力亲为精细着呢,有时候一盯着就是一天,恨不能晚上也抱着。大姐看他念念叨叨的,听了几次,大约说的是,快快长大,快快长大,像念咒语。小明只能远远的看着,诚诚说了,不可以碰噢!态度坚决,而且说了好多次。

小明心里越发好奇,某天趁着诚诚不在家,伸手去摸小鱼,滑不留手,好好玩,玩儿兴大发,搅混了水,弄残了鱼还不知觉。

诚诚回来一看,眼泪断了线,哇的哭了起来,越哭越大声,小明一看惹了祸,也跟着哭,吵了大哥大姐来,诚诚哭的抽抽搭搭,话都说不上来,头次见孩子哭成这样,胖楼赶紧搂了人给顺气,那边大姐也抱着小明安慰哄着。大哥边拍着诚诚的背边问原因。

“那是,那是,我养给大哥的鱼,等长大了,给,给大哥吃的!”



我的傻诚诚,就算金鱼不能吃,可我知道那是你对我全部的心意。


明台后来被打了一顿。
再后来,小明敢拿这件事取笑诚诚,又被打了一顿。
小明委屈…

评论(3)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