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

什么时候动的心

楼:诚诚,你是什么时候对我动了心思的?

诚:从你裹我进你大衣,说带我回家的那刻。




诚诚去到明家,十足被养成了小少爷,衣食用度无一不精。七八岁的时候已经初见玉树临风之姿,绝非寻常人家可比。

一日,胖楼说要接学画的诚诚下课,傍晚诚诚乖乖等在路边,彼时路上车少人不多,他的老师陪着他。可胖楼为着曼春拌了脚,卿本佳人初长成,自是吸引得一众世家公子挪不开步,偏生明楼不为所动,但终究有些许回护之情,自是多偏纵些,哪知少女粉红细腻心思,竟想成了他处,更是整天缠着明楼。一来二去,这日明楼就晚了不少时候。

等明楼匆匆赶去,竟不见诚诚的影子。又见诚诚的老师着急了来,说诚诚丢了!

明楼头嗡嗡响,诚诚一向乖觉,绝不会乱跑,怕是…怕是…,明楼不敢往下想,只赶紧通知警察局,通知大姐,就赶着找了起来。

天渐渐黑了下来,明楼惊动了整个上海滩的警察,找不到诚诚誓不罢休,他一脸怒色,牙关紧咬,随着时间越来越长,明楼忍不住的往坏处想,一巴掌甩在了自己脸上,你个混蛋!

明楼终于在日出之前找到了诚诚,是在里弄的一处纸箱子里,诚诚几乎冻僵,明楼一把将人裹进大衣,拍着背说,大哥带你回家!

诚诚是站在那被人开了车掳走的,却不想是惊动了明家,怕是招惹不了,捆了扔在角落,受了不少皮肉苦,也受了不少惊吓,一群悍匪面前,硬是忍着没吭声。明楼裹着的瞬间,泪流了下来。

我,终于,又回到了你的怀里。好怕见不到你。

明楼为着自己犯的错让诚诚受苦,更为着伤了诚诚的人暴怒,在一周之后找到了绑匪,怒火中烧的胖楼第一次失了分寸,打断了绑匪数根肋骨,打残了手脚,自己也受了几分伤。他第一次显露出雄性动物狮子一样的暴虐属性,杀红了眼,为着他的心头好。

诚诚回去就不怎么爱说话了,胖楼日日陪他,诚诚用手为胖楼抹去了嘴角的血迹,摸着他的脸,一双清澈的眸子望着这个好看的男人,张了张嘴终于出声,但好多的话最后就剩了一句,

大哥,我在这里。

胖楼心头的怒火一下子全灭了,这个小小的人,是他的,终于又在他身边了,再也不能让他离开了。

评论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