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

这世上只有一个他

李然然曾经幻想自己的另一半是活泼单纯的,或者傻白甜一类的女主,后来大一点的时候又想,女孩还是温柔点,贤惠顾家,懂事点好。最好娇小点,像一团小猫,呵护着,偶尔吵闹也能哄哄就好,回家有热饭热菜热笑脸,只羡鸳鸯不羡仙,做不到举案齐眉,也是能做到情深水长。

可真到了全如他想的一样,又忽然打了退堂鼓,总觉得差点意思。李然然工作起来忘了人,忙完了回来,人没了。他想可能是太粘人不独立吧。下回遇到独立的,性格又强势不饶人。性格得宜知进退的,才晓得大约并不爱吧,真的爱哪里晓得顾忌那样多呢。

男人并不靠第六感判断人,他们理性,但实际上他们有敏锐的感官。许多万年前的锻炼让他们从一群猎物中轻易判断哪个是容易捕获的。他们依存于这种理性,以至于他们忘记了这种本领。所以大部分自诩理性的男人相信一见钟情,可是一见钟情到底是不是理性呢?李然然不知道,也答不上来。

李警官见到凌院长是在谭总办的宴会上,低调奢华,灯光温度气氛得宜。谭总一身蓝色西装,就连方巾都是精致的深蓝花纹,站在大厅中央,仿佛聚光灯都打在头顶,散发出独特的光芒。李然然站在这端却偏偏一眼看到了人来人往大厅另外一端刚刚推门而入的那人。周围的喧嚣一下子静了下来,院长也定定的望着这人。彼此入了心底。走过千里万里茫茫人海见到你的命定。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不期而遇的人,于千万年之中在时间的无涯荒野里捡拾曾经的记忆,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 刚巧赶上了熟悉的过往与爱的默然邂逅,没有别的话可说,唯有轻轻地问一声:“哦,原来你也在这里? ”

凌院长:我也曾爱过人,爱着爱着就失了真,觉得只剩下责任。感情经历过的波折,最后上升到对自己的怀疑,没有一个可以匹配的势均力敌的爱人,也无处宣泄多余的感情,直至失望。在人来人往里一眼看到他,就像忽然出现的光,但他不是救赎,而是月老埋藏好的线,一点一点闪烁勾连。他是埋在我心里的另一个自己。

李然然:原来真的有人可以做到粘人但体贴,独立且克制,温柔并贤惠,不说一句话就懂得你所有眼神。因为他,才知道为什么别人不行。



其实只能是他。

评论(2)

热度(28)